阿里巴巴被取消国际反假联盟会员资格

阿里巴巴一个月前高调宣布加入“国际反假联盟”(International AntiCounterfeiting Coalition,简称IACC),在新闻稿中称其是“全球首个加入该组织的电商平台, 通过IACC成员联盟,阿里巴巴集团将能够就变化中的假冒侵权形势和知识产权保护等议题,与组织内其他成员探讨学习并开展建设性对话。”,而现在却被暂停了会员资格。

IACC被认为是全球最大反假冒侵权非营利性组织,总部设在华盛顿,旗下成员囊括了各个领域里的共有250多个国际知名品牌,同全球政府机构及行业伙伴合作,通过法规、政府、民众教育等途径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4734142809239432.700x700

让我们来回顾下事情的始末:

4月29日,美国轻奢品牌 Michael Kors退出IACC,Michael Kors法律总顾问Lee Sporn在致IACC信函中称,阿里巴巴是时尚界最危险的存在。一直以来打假策略都只是做表面文章,嘴上说力挺品牌强制打假,但实际上平台上的假货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实际解决。约24家品牌和IACC成员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私下表达了MK立场的支持。法国奢侈品牌珑骧 (Longchamp)和另一家反假联盟Unifab也对IACC的决定提出批评。Unifab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如果阿里巴巴不能迅速采取强硬措施打击假货,一些品牌厂商将考虑对其采取一系列措施。

4月30日IACC董事会主席Dawn Atlas不得不发出内部邮件解释“阿里加入事件”,以安抚成员的不满情绪。Dawn在邮件中提到,IACC在今年新增了一个成员类别——general member,阿里巴巴就被归在这一大类下。称这类成员权利受限,“在联盟中不能担任任何领导职位,不能加入理事会,也不能担任任何行业工作组、突击队、顾问小组的联合主席,同时在组织当中没有投票权。并表示,阿里巴巴曾积极配合IACC成员16万件违规商品被下架,将近5000个卖家账户被查封,接受它的申请也是对其打假努力的认可。知识产权界和阿里巴巴自己都很清楚,目前阿里平台上的问题依然很严重,希望可以进一步努力,共同解决问题。但是,这些理由没有被成员接受,事件持续发酵。

5月11日Gucci退出了反假联盟,之前Gucci联合其他奢侈品牌向纽约法院起诉阿里巴巴在其平台上为假货销售提供便利。

5月12日,美国珠宝品牌蒂芙尼(Tiffany & Co.)在写给IACC的一封邮件中称,公司将退出联盟董事会,并且不再是其会员,但并没有提到退出理由。

5月13日,据美联社报道,IACC国际反假联盟总裁Barchiesi被发现持有阿里巴巴股份,其儿子与阿里巴巴副总裁Matthew Bassiur关系密切。自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约上市以来,IACC总裁就持有阿里巴巴股份。IACC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一持股只占“他投资组合中的一小部分”。Matthew Bassiur在加盟阿里之前为苹果高管,在这一期间曾经雇佣IACC总裁的儿子到苹果公司工作。对此,阿里巴巴表示,这完全是基于他的能力考虑。苹果则拒绝置评。

5月14日,“国际反假联盟”暂停了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

5月19日,在奥兰多举行的国际反假联盟(IACC)春季大会上,主席罗伯特·巴奇斯(Robert Barchiesi)发表主旨演讲,呼吁加入该联盟的250多家会员与阿里联手打假,他举出五年前IACC与visa和万事达等信用卡公司合作的例子。五年前,同样许多人都在抱怨很多假货用信用卡结帐,抱怨信用卡平台,当时谁都没有想到visa和万事达与我们合作,谁都没有想到可以依靠他们以切断假货的交易。如今,信用卡公司也是IACC的会员。

5月19日,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也同样发表主旨演讲,呼吁加入该联盟会员与阿里联手打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