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情复燃

我常想,人生在世,种种浓淡、轻重的情感皆须经历时间火燎方能证成金刚不坏。朋友如此,夫妻如此,血缘至亲亦是。当情愫萌生之时,谁不是一朵心花怒放,其欣喜之状,仿佛挡得住任何一场暴风雨。然而,当这情感灰飞烟灭,其愤懑之心,又恨不得将世界一手捏碎。人生这门功课,说穿容易,看透难,是以,人人一身纠缠。

不快乐是天生的,一种很昂贵的天赋,可以用来侦测爱情的纯度。同理,情感愈纯粹,愈容易对应到深沉的不快乐。非对象之故,是完全主义者的原罪宿命,致使自己把爱情转译为神圣教义,一手筑出庄严宫殿。然而,当要把神像奉入神龛,才发现那种偶是有裂纹的泥塑,非金身玉质。倔强的完美主义者是不屑到无序的地方放纵。宁可拧着自己的影子在爱情的圣殿与世间街头之间迷走。毕竟,孤独是最干净的。

我知道我不会再有机会亲身听你倾诉生命里隐隐作痛的故事,同样,你也不可能再挨着我这么近,看到我脸上繁殖的伤心线条。当暴风雨停歇,白花花的太阳又把这个城市烧烫了,我们会在光鲜亮丽的场合碰面,挥一挥手,大朵大朵地笑,打招呼,又各自与身旁的朋友谈论时事。那么,这个台风夜对日后的我们而言就是一颗珍珠,会重新吞回牡蛎体内,消融成一粒沙,并在吐纳之际飘回海里。时间是倒叙的,故事也是。他日,我们或将成为陌路,仅在偶然停顿的瞬间,错肩而过,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觉得讶然,回头再看一眼,然而也只是这么一眼而已。

我不是一个会哭哭啼啼挽留别人的人,也不擅于用华丽的言语装饰人际关系。我只会很笨拙地把思念埋在发间,让野风吹拂,雷雨浸润,看着它恣意抽长,直到承受不了,一把剪去满头的思念,然后在日渐冷清的年华里,看它重新纠缠。

有些世事、人物,就算近在咫尺,缘分未到,也是天涯。

旧情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