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效率

管理大师彼得·杜拉克指出,理想的工作环境要能够授权给职员,免除不必要的监督,职员知道公司对他们的期望,也很清楚公司如何评量他们的工作。

如果把工作场所必需的办公设备称为公司的硬环境,那么工作氛围的打造就是一种软环境的体现。

早在2006年,奥美的职员就有“happy hour”,所有职员都可去公司附近的一个“轻松场所”,什么都不做,只要吃东西、聊天就好。

而奥美的办公室则被布置成一个缤纷的画廊,走廊和办公间的墙上挂着不同画家的油画,四周的角落和墙角摆放着造型独特的雕塑作品,大概每三个月就会换一次。

此外,奥美还有“福委会”定期组织各种好玩的活动,并设计很多个性化商品,比如漂亮实用的包、可以带上飞机的旅行箱、吊带等等。

电梯生产公司西子奥的斯为职员设置了露天花园、休闲吧,甚至在办公楼的大厅里还摆放了一架钢琴,在工作休息时间谁都可以上去弹一弹。

总裁倪建达经常跟自己的职员讲,在这里工作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家,可以很轻松,在舒适的办公室里可以适时地放松上网、打游戏。在他看来,公司需要寻找到适合其发展生存空间的管理规定,在这其中就包括给职员营造快乐工作的氛围。

在专家看来,考量一个工作环境是否受职员欢迎的标准很简单,形象地说就是如果一家公司的职员每天早上起来,其在出门前内心是否有主动想去公司的意愿,这在很大程度上就能判断现有工作环境是不是让他感觉愉悦兴奋。

曾在某公司内部看到,其进口处张贴着鲜红的“制度化管理”的警示字样,进出的职员总是步履匆匆,面无表情。十来个平方米的部门办公室内布置简单,除了基本的办公设备外,并无其他多余的摆设。六七个职员挤在一起,狭小的办公走道往往只容许一个人经过。

一位公司的离职职员说,在这里工作太压抑了。“我们考核制度很严,工作时间都不敢跟旁边的人说话,天天埋头工作。”他说,“进入办公室一眼望去是永远不变的深灰色,我们平时工作也总打不起精神,感觉压力很大。”

由此不难看出,人的工作状态受周围工作环境影响的威力不小。用压迫性的方式有时并不能起到提升工作效率的目的,相反可能会不利于一个和谐健康工作环境的营造。

而富士康的悲剧从一定程度上其实也与工作环境的压抑有关,一线工人麻木于枯燥反复的流水线工作,无法忍受轰鸣喧嚣的机械声,公司的生产方式和劳动环境显然无法满足他们的精神追求。

在日本成功创办两家跻身世界500强公司的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就曾表示:“领导者、管理者首先要满足职员物和心两方面的幸福,只有我想到他们了以后,他们才能和我一起打天下。”

工作场所氛围的打造从一定程度上是无形中在职员和管理者之间建立的一个交流中心,通过这个交流中心形成的良好雇佣关系能让职员体会到在职场中的一种相互尊重的感觉。这其实也是公司履行职员关怀责任的一种体现。

一个宽敞的大办公室里,摆放着十几张办公桌,虽然每张办公桌之间没有壁板为每位职员营造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职员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在这样公共的办公空间,每天听到的除了“刷刷”作响的键盘敲击声外,也夹杂着热闹的讨论声,除了正常的工作事务之外,时不时地还会从相邻的格子间传出一些八卦娱乐。这就是我们公司的办公环境,虽枯燥,但同事间相处融洽,总能给工作增添很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