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旧人

空巢期——旧人已离去,新人迟未来。 纳新篇——迎新可喜。但,未免也有些辛酸!恨不能泪洒当场~ 由此种种,不由地,总是惦念着旧人的万般好! 叹——现如今,哪有随传随到的人儿啊。 感——这般年纪,竟已如此怀旧,可不是上了年纪了嘛! ... ...Read More>>

瞎聊

近来,总是想起“持久战”和“突击战”。持久战法貌似在不久之前就被我舍弃了。战线实在是太长了,我的精气神远不足以支撑。而近来,倒是试玩起了突击战。结果呢,一没留神,时间看错了。这不,结果就悲催了。 ... ...Read More>>

当飘零有了质感

可能你会好奇,我怎么会说飘零是有质感的呢?!你这么一说,我乍一想,是喔~为何呢?我也挺是好奇的喵? 心之所感,未必真实,但,又真真切切。 我彼时之感是:当飘零之感飘落心中一隅,悄无声息中,有了质感,还长得一副张牙舞爪的面孔,你说渗不渗人? ... ...Read More>>

当你不想算账时,这账就乱了

这是一笔烂账?亦或可能成为坏账。又或许是只绩优股呢? 此时,尚且无法无法判定。这三者之间似有关系,却也可以说是全然无关,全凭诸位看官的理解罢了。 ——20180418 轻飘飘的如鹅毛般的心落了一地,无来由地。 凌乱的思绪可是会令人沉没在这茫茫的大沙漠。 那还不赶紧,拾一拾,剪一剪,理一理!——20180419 就算说是斤斤计较也得不是用的八两称啊!况且,一斤钢也不等于一斤废铁呢。——20180420 如风中劲草,既“坚定”,也飘忽不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