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将满,2015将至

2014年12月26日,  星期五  阴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十二月,转眼2014年接近尾声,2015已经在来的路上。对于本命年亦称之为犯太岁的2014年,说不上大起大落,但生活中,总还是穿插了些许柴米油盐的起起落落,生性寡淡,话说不清楚的时候,全交给手中的这杯酒,把感叹,唠嗑都晕开在酒香的弥漫里,一举杯,祝大家幸福万年长。

2014年初的时候去了西北的一个城市,年近尾声的时候去了一趟西南:彩云之南。有人说: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但终究还是更爱那句话:破万卷书,行万里路。怀揣着大冰的《乖,摸摸头》登机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他所书写的很多故事都是以丽江为背景,因为我从没想过要去丽江,也没想过,我会去。每次出行并没有去过太多名胜景迹,很多时候更愿意在坊巷间穿梭,跟街头巷尾的阿嬷闲聊,这样逗留着看别人生活,本就是一件莫大惬意的事情了。所以,说要去云南的时候,我只想去看看那个坐落在山水间的村落,只想去看看那个叫双廊的地方,去看看那片透彻的湖,对了,它有一个很洋气的名字叫做“洱海”。

落地昆明的时候,几近凌晨,这个西南的城市飘起了细雨,谈吐间都是白气,冬天在这里表现得比我居住的城市来得明显。看到这天气,心凉了一大截,心想,难不成我不远2,210千米来到这里,就让我睡个两天再舟车劳顿的回去,这不是逼着我在这空旷的机场飙唱《大地飞歌》吗?好吧!先找个地方安顿再说。昆明的天亮比厦门来得晚,七八点钟的时候天才朦朦亮,九点出发时,天刚刚好,一路驱车直奔双廊,路途行走的越远,天气竟也给了一份大礼,真是拨开云雾见天日啊!一激动油门猛踩120,为了安全抵达目的地,那行吧!沉着,冷静地行驶为妙。

加上路上休息逗留的时间,抵达双廊的时候,总共花费了六个钟头的时间,驱车穿过双廊隧道,看到高速路下的那一片湖被阳光照射得波光粼粼的时候,心情一下子就开朗了,窗户降下,音乐调高,屁股扭起来,来!让你一次嗨个够。高速出口收费站的姑娘咧着一张嘴笑得很甜,心情一下子更是加分了许多,双廊的人不多,些许游客,零星几个在拍婚纱照,马路宽敞,偶遇几辆马车,真是让人有一种想要下车沿着洱海湖边狂奔的冲动。

这里鲜少商业的气息,村庄坐落得有序,原住民各自忙碌着生活,或是整理芦苇,或是下地耕作,坐在田埂边上,晒着太阳看他们忙碌,一慵懒竟也用尽了整个午后。大山外的喧闹繁华,被远抛在千山万水外面,所有的网络信息于此,也都定格,在这里少了那些钢筋水泥,那些车水马龙扰乱,真想研墨摆笔,写点跟此情此景相符的文字。嗯!草在结它的籽 ,风在摇它的叶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夜色将近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想着来到云南总还是该去丽江走走。毫不犹豫,关门上路。到达丽江的时候,夜色早已铺满一地,一入古城,看得尽的竟是喧闹嘈杂,每个人对丽江的解说各说纷纭,一路的奔波,终究还是让我很难喜欢上这酒吧特色的古城。更多的倒是喜欢过了十二点后的丽江,店铺打烊,繁华喧闹尽收,石板路上脚步几许,街头巷口有的是各自成群的流浪歌手,唱的尽是青春,激昂的全是《朋友》,迈进客栈都还能隐约听到他们在唱“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客栈天台,一举头,尽是满天繁星,这样的景色,也就有小时候才看得到,在这里,又憧憬了一回,妙哉,妙哉。

卧榻掌灯看来时带的书时,才发现大冰笔下的丽江被他写得夹缝间尽是人情味,文字看得深沉,却也心疼……想说好好谈谈他笔下的《乖,摸摸头》,却发现把过多的激昂都写在了这来的路上,想在尾声用点接地气的文字写写自己的感慨,又怕文字拿捏得不好,坏了一壶好酒。那,看官们自行淘来看看,我的评论是:怎一个“赞”字了得。

文字敲完,2014也逼近尾声,重整姿态迎接2015,
大冰说“心随念走,身随缘走,不能靠心情活着,而是靠心态活着”
好!不管这个胡闹的时代到底有多坏,我们依然笑颜以对。

2015继续破万卷书,行万里路,用我们各自的方式与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祝好!

3